l 科學頑童狂想曲: 继续再写

科學頑童狂想曲

這裡收集的都是我在佳禮中文論壇或其他地方寫下的一些東西。

03 十月, 2008

继续再写

颓废了好长一段时间,最近开始看一点书。Tan Tai Yong - creating greater Malaysia, ISEAS。

算是一点读后感吧。

++++


二战后南洋一带那荷法英殖民地相继独立,而新加坡急迫加入马来亚联邦,因为她深切感受到被一群拥有领土自主权国家包围所面对那来自经济竞争压力和资源的短 缺,她意识到新加坡作为一个被孤立的皇家殖民地是不可行的,而五十年代末每一个新加坡政党,包括 PAP 和社阵都迫切要求加入马来亚联邦。

敦姑首相是很反对新加坡加入的。倘若新加坡成为马来亚的一部分,对敦姑而言那是不可想象的。他怕那一百多万新加坡华人。作为一个在政治圈子打滚的政治精英 分子,他太清楚这些华人会彻底改变马来亚的人口分布,在人数方面华人会远超逾马来人人口,这对殖民以来作为政治和公务服务骨干的马来政客而言,新加坡的加 盟绝对会打击历来马来人掌握政治的局面。

敦姑十分反对新加坡的要求。李光耀、敦姑和白厅的谈判和妥协下,敦姑同意在马来亚联邦先行吸纳现在的沙巴和沙捞越和最后一分钟退出的汶莱的大前提下,让新 加坡加入马来亚联邦。敦姑把沙越两地的人民视为‘马来人同胞’,以平衡因大批新加坡华人入联对马来政治力量的负面冲击。李光耀利用社阵草根阶级支持一跃成 了三昭谈判最后的胜利者却在独立后利用恶法铲除社阵、工人党和一切反对他的异议人士,那已是后话。

马来西亚联盟是这样的背景下成立的。我们可以说,马来西亚只不过是一个政治家推砌的政治结合体。

敦姑对这么一个移民群体保持猜疑的态度;他在成功让马来亚脱离殖民统治后仍对这么一个移民群体保持猜疑。敦姑对新加坡华人保持猜疑的态度和 57 年独立前面对马来亚华人争取公民权时并没有什么不同。敦姑、Gazali Shafee,Tun Razak 都体会到华人对马来政治精英的威胁。

为接管英国人的棒子,英殖民者培养马来公共服务行政官。这些接受西方殖民教育的马来精英面对着殖民者的烂摊子 -- 华人和印度人。这片土地所有人的主宰者是殖民者培养的,他们一再重复着殖民者的错误 - 金钱政治利益摆第一。

一再再的族群对立和分化都有它的政治背景。我们一直在自己的圈子里面打转,一直都只给自己所经历的斗争历史舔伤口、一直为拼死捍卫自己族群文化而骄傲。我 说的这个无关对错,只是要恳求你在看到华人‘悲壮史’的同时,请看一看你的周遭。在马来西亚你无可避免地必须面对不同肤色、不同背景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们。 我们了解他们的历史吗?我们把本来就是极度多元的人们硬生生地分割归类为所谓的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原著民,闭门造车并依狭义的族群眼光去看待马来西亚 的一切。这就是可悲的。

无可否认的是,历史造就了我们。这是政治精英留给我们的遗产,而我们所有人都选择躲在族群城墙下斜眼看外人。华人这样,马来人这样,所有人都一样。或许不是全部人,至少好大一部分认同李光耀华人边缘化言论的人而言,在我看来这都是可悲的人。

最近因工作关系真正的接触所谓‘乡村的马来人‘。我更加坚信一点:我们一定要走出去。当你自以为处处被欺压、对种种不公平心怀不满时,你更要接触这些纯 朴、谦虚的马来人。他们活在政府的思想改造网络下,仍不忘记身为穆斯林和马来人的身份。这些穆斯林和马来人许多的习俗、待人处事之道让我开始相信这政客设 计的族群分化是注定要失败的。只要我们肯从自己的族群悲情中走出来,我们一定能看到政客给我们马来西亚人带了怎么样的苦果,进而我们一定能思考马来西亚人 到底要干些什么,好让我们都能回到普世价值观里,去回顾这个国家继续存在的价值。

标签:

2 Comments:

  • At 11:15 下午, 十二月 12, 2008, Blogger tom said…

    其實,不難看到,越高層,思想就越極端。。。。
    初次到訪。。。

     
  • At 12:19 上午, 二月 13, 2009, Blogger 思问者 said…

    写得好,我十多年前在淳朴的马来甘榜也遇见过许多肝胆相照的马来朋友。

    他们不但每年请我过开斋节,而且毫不介意我在他们家过夜......

    可惜现在我到了城市,已经完全跟他们失联了。

    或许今年尾可以安排一次重返甘榜之旅。

     

发表评论

<< Home